AD
首页 > 号外 > > 正文

梁信军:全球化和大历史视野下的投资机会

[2018-03-13] 来源:搜狐网 编辑:笙火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梁信军,第一个就是受益于中国的中产阶级爆炸性增长的增长,中国的中型企业是在爆炸性增长,所以跟中产阶级生活方式有关联的,你可以考虑的,这个是确定的。第二

  我今天要讲的第一个主题是“下一个十年中国经济的全球地位:由量而质的改变”。做投资的时候,很多投资者试图去看短期趋势,例如3个月、5个月、6个月的趋势,我觉得这基本上是在赌博。当然如果你运气好的话你能赌赢,但是如果你要敢于赌更长一段时间的趋势,比如说3年、5年的话,我觉得你赌赢的概率会更高。我觉得对中国而言,未来十年跟过去十年有根本性的变化,最重要的变化是一个由数量到质量的改变。有这样一句话,可能是玩笑话,但是却有真实的数据作为佐证。就是有人说人类历史在过去五千年就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工业革命。工业革命之前人均的GDP每年只增长0.2%,所以社会基本没有什么进步的;真正的进步发生在工业革命后,人均的GDP每年增长2.2%左右,并且不同国家之间的人均GDP差距也是渐行渐远的。基本上越早工业革命、越早进行制度改革的国家,人均GDP越高。中国1978年的改革开放改变了这一格局。在中国的带领下,最下面的那条蓝线超过了倒数第二个红线,并且正在赶超绿线,所以中国经济的增速改变了整个人类的进程。

  仔细想来,中国做对了两件事,第一件是改革开放。当初决定要改还是不改的时候,设计了很好的政策,即所谓的三个有利于,小平同志讲,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我觉得即便到了今天,当我们在谈论哪些应该改革,哪些不应该改革的时候,我们还是应该坚持这三点。

  第二件事情是我们对金融危机的处置。对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很多人事后诸葛亮,指责中国政府的比较多。但我觉得总体来看,应该是可以打90分以上的。因为我们在国际金融危机期间的处置非常得当,所以使中国的GDP、综合国力全球参与度快速上升,今后我们的机会也比较好。今后为什么下一个十年比较好?在过去2008年决定做什么的时候,之所以引来这么多人的议论,说你是不是做快了,做大了,关键回到2009年的时点,你不知道自己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因为整个不确定,下一个十年对于当前的政策是更容易做决断的,因为它的确定性加强了,比如说关于美国成长不成长的关系,这个已经没有悬念了,只是说成长4.2%、3.4%还是3.8%、2.8%的问题。资本市场特别是在欧猪五国的长期国债方面,这些国家的长期国债跟英德法都已经接近了,所以投资者拿自己的钱关于欧洲稳定性都在做判断,欧洲、美国的经济复苏对于中国经济增长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的四季度中国的出口数据就应该能够反映出来,我认为出口应该是往上涨的。

  第二欧美经济的复苏对中国的决策有非常有意义,所以中国未来十年,恐怕是从小体量的高增长逐步转成大体量、中高增速的增长,在全球应该也可以在第二、第三。

  我要讲的第二部分是“中国企业出海方式发生深刻变化”。刚才讲了从全球的角度去看,现在我们从历史性的角度去看有哪些机会。第一个讲一讲出海投资,最近中国的ODI增速非常快,过去十年每年的增长接近50%,咱们现在已经是ODI的第三位了,FDI不是第一就是第二,经过十年的迅猛增长之后,其实到2012、2013年ODI是全球第三,接下来像今年、最晚明年,从绝对值角度上来说,ODI跟FDI差不多,将来可能都能够占到全球的第二位。特别是2013年民营企业对海外的投资占到中国整个对外投资的超过一半占对美直接投资总金额的76%核项目总数的近90%。

  出海方式我们看有三类,第一类是基于制造大国的出海方式,即投资资源、海外当地市场渠道、购买先进技术流水线用以产能回迁,未来可能产生的产能出口,基于中国是制造大国的出产,越来越多大家会看到产能出口的问题,复星就做了点尝试。我们在去年今年年初出口了一百万吨的钢铁产能,到印尼去,那么为了出口这点产能,我们又去带动国有企业出口了30万千瓦的机组,因为它那儿发电不行,为了把它钢渣煤渣消耗掉我们又去建了一个水泥厂,就是让中国的水泥过剩的产业出口了一点过去。再然后我们还出口了一点码头过去,发现码头也不够大所以码头也重新建。所以将来中国的过剩产能消化,我们消费类、金融类的更应该投资,但是制造业里面有两类企业还是非常值得投的。第一类就是去产能化过程中行业整合的机会还是非常多的,如果是龙头企业进行行业整合,成长可以期待。第二类假如说市场已经对它的忧虑很充分了,价格很低廉了,那么这些低的价格如果能够转到海外去恢复增长的话,也是值得考虑的。现在在印尼跟中国大陆有制造钢材,每吨钢售价差到460元左右。所以我觉得还是非常有价值的。另外平稳的去产能化,也是考验中国GDP短期会不会遭遇下滑风险的一个当前的风险,如果这个问题只是采用关停的方式来处理过剩产能,对于行业,对于地区来说,对于中国的GDP都是非常现实的挑战,会形成一些危机。所以鼓励行业整合,鼓励产能出口,恐怕是国家应该考虑的方向。

  第二个方式就是我要讲的无风险的套利方式,就是基于中国是消费大国的出海,为什么说是无风险的套利,现在在目前的投资者,在分析师的心目当中,中国迄今为止还是被当作一个新兴市场,实际上我们在很多行业里面是全球主流市场,是全球的第一大市场,比如奢侈品、汽车、视频、游戏,我们都是全球老大。所以我们就有这么一种无风险的套利机会。在复星我们称为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简单来说就是找出那些行业,现在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一大,或者是即将成为第一大行业,在这些行业当中你找那些最有竞争力的老大、老二、老三,在他们当中找那些迄今为止来中国的比例还很低的,比如说中国的销售占全球7.1%都不到,那些家伙,你能成为它的第一、第二大股东,然后快速协助他回中国发展。这件事复星已经干过好几次,效果是非常好。2010年我们投资地中海俱乐部,那一年中国的出境游占了全球的18%,全球第一大,增长力19%,但是作为全球最大的度假村的连锁公司,地中海俱乐部在中国的销售不到全球的2%。我们投资他,成为他第一大股东,最近我们争取让他私有化,自从我们投资以来,来自中国的销售每年增长41%左右,明年中国的销售就占全球的15%~17%,全球第一大市场,所以这个模式是可以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我觉得不仅可以在消费品领域做,在很多领域,如装备制造、核心的零部件都可以重复这个行为的。

  第三个是基于中国是资本大国,资本大国的话呢未来十年内中国毫无疑问会超过欧洲,成为全球第二大的资产管理市场,如果看十三四年、十四五年的话,超过美国也是可能的。有几个内容。第一个内容就是海外资产配置问题,现在大量的机构投资者,包括个人投资者是有这个需求做一些海外的资产配置。比如说像右边的这张表,显示金融机构当中房地产的比例是非常高,如果你喜欢房地产你想配置房地产的话,如果把房地产纯粹都配在中国对不对,这是一个问题,基于资本大国的出海有几个小例子,比如说像现在在复星在美国在英国,最近在看日本的一些产品,以房地产为例的话,基本上以当前的租金除以当前的售价,毛租金率可以做到14%左右,如果净租金收益率基本上我们买的各个产品都在6.5~7%左右。反过来你在当地融资的话融资的成本在1.7~4%,你的净收益6.5%~7%,如果对比中国同样的数据,大家可以仔细想一想。当然我等一下会讲一个观点,中国的老百姓就像当初日本的做法一样因为觉得海外便宜去买的话,我认为你一定会吃苦头的。那么不基于海外估值便宜,基于什么才能不吃苦头,待会儿我们再说。

查看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