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曝光台 > > 正文

美团和去哪儿“冤”远流长 同一波人不同的赔偿标准

[2018-03-13] 来源:未知 编辑:笙火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去哪儿10多名员工薅美团45万羊毛 去哪儿:与公司无关) 2018年03月09日消息,万事万物都有BUG,何况是一家公司,把服务做得再细致也难免羊毛外露。 偏偏有些人,有稳定的工作不踏实干,却喜欢把薅平台羊毛当做职业。或许是为表忠心,所薅对象选择的
10.jpg
(原标题:去哪儿10多名员工薅美团45万羊毛 去哪儿:与公司无关)

  2018年03月09日消息,万事万物都有BUG,何况是一家公司,把服务做得再细致也难免“羊毛”外露。

  偏偏有些人,有稳定的工作不踏实干,却喜欢把薅平台“羊毛”当做职业。或许是为表“忠心”,所薅对象选择的也是自家公司的劲敌。为了早日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寻几个气味相投的伙伴,“勤勤恳恳”,一薅就是半年。

  被薅多了羊毛的羊也会叫疼。不义之财赚得太顺利,想不露出马脚都难。最后的结果是,警察给其放假,白富美可能娶不到了,未来几年倒是“衣食无忧”了……

  同一波人,不同的赔偿标准,谁在说谎?

  2018年1月下旬,现代快报报道称,“去哪儿网”员工薛某伙同他人,在“美团”注册了多个用户,频繁下单预订酒店。订单支付后,以到店无房、查无订单等理由拨打美团客户电话,要求退款并赔偿。仅半年时间,薛某等人就获赔近万元。薛某也因利用工作上的便利,非法获利数额超过5000元,已经涉嫌诈骗,扬州警方在四川成都“去哪儿网”分公司将薛某抓获。

去哪儿10多名员工薅美团45万元羊毛

  据了解,薛某曾在去哪儿网工作两年多,担任BD(商务合作)一职。日常的工作就是采价格,了解房源信息,维护和客户之间的关系。薛某在工作期间发现,自己可以了解到酒店的住房信息,有时候酒店满房或是歇业,网上的信息却没能及时更新。

  薛某正是利用这样的漏洞,用自己的美团账户下订单并支付房款。再在住房前,打电话给美团客服进行投诉。在自己的强势要求下,可获得30~50元不等的赔偿款。

  尝到甜头的薛某,喊来了自己的哥哥和弟弟,一起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取赔偿。从2017年6月-11月,半年时间里,薛某等人总共获得赔偿款近万元。

  被薅多了羊毛的羊也会叫疼。在薛某等人的诈骗行动如火如荼的进行时,美团安全监察部也发现了异常。

  有几伙人频繁在全国各地的酒店下单,有时甚至一天在多地的酒店下单,而这些异常订单却从未有过入住,均以到店无房、查无订单等理由退款并被客户要求赔偿。为了得到赔偿,这伙人更是不厌其烦的打电话给客服,直到获得赔偿。

  最终美团通过风控系统锁定了目标,报警解决了这一问题。

  当时的“去哪儿网”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事虽发生在薛某任职去哪儿网期间,但属于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目前,薛某已不是“去哪儿网”员工。

  无独有偶,仅过去一个多月,又有一批这样的人被逮捕了。

  2018年3月8日,依然是来自现代快报的报道。报道称“去哪儿网”员工李某及其同伙,在“美团”注册账户,专门找一些小酒店频繁预订房间,下单多间,订单支付后,利用美团房间数量更新的时间差,以到店无房、查无订单等理由拨打美团客户电话,要求退款并赔偿,美团会按照一比一进行赔付。已经成功预订且有房间的话,李某会在当天18点前取消,这样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订单支付后,仅半年时间,李某等人共获得赔偿45万余元。

  2018年2月5日接到报案后,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成立专案组。2月24日徐州警方在徐州“去哪儿”网公司办公室将李某9名嫌疑人抓捕归案。

  猫妹注意到,两件案子相同的是同样的作案手法,都身为“去哪儿网”的员工,有职务之便,熟悉薅“羊毛”的套路。

  不同的是,换了一波人,薛某的工作地是在成都,李某等9人则工作在徐州。李某等9人的涉案金额45万多元也远远大于薛某那近万元。

  此外,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同是,平台的赔偿问题,薛某称一单可获得30~50元不等的赔偿款。而李某及其9名同伙这边却称,美团会按照一比一进行赔付。

  被薅“羊毛”的是同一家公司,而赔偿的方案确有两种,是有人在撒谎?还是不同地区不同赔偿流程?

  若按薛某30~50元的赔偿款为准,李某及其9名同伙所诈骗了45万多元,平均每个人半年非法所获4.5万元,若无假期连续每天从平台下单半年,每天则至少得所获250元,一单按最高赔偿50元计算,至少每天要成功下够5个订单。

  这期间,要上班,要时刻避着领导;又要时刻选择合适的“羊毛”下单,并在成功下单后切换不同账号,切换不通电话号码,来和客服嚷嚷着大吵大闹。光是这种持之以恒的心态就足以让人佩服有加了。

  而按照一比一的赔偿比例,可能一天一两单就足矣。

  对此,为了确定美团的赔偿标准,猫妹抱着怀疑的心态,特意向美团客服进行求证。客服给出的答复是,类似问题有赔偿,但因为有内部处理流程,所以不便作出回复。

  美团和去哪儿,“冤”远流长

  员工规模犯案,去哪儿公司层面却仅一句“个人犯案与公司无关”就想推脱关系,没有任何对外公开说明或道歉。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然案犯与去哪儿网存在更多的是雇佣关系,道德上的缺失主要责任在个人。但身为员工的“临时家长”,最基本的管理、企业文化熏陶、职业道德的修养等企业方面的责任却远远没有尽到。

  员工犯案,巴不得一刀两断。企业间的竞争最优雅的姿态就是尊重对手,去哪儿网在态度上就先输了一半。

  两家公司发展已久,却一直是“冤家”。

  早在2013年底,就有文章称,“去哪儿”在公司内部发起了一场“抗美大战”,具体讲了去哪儿的地推团队如何鏖战美团的酒店团购业务,文章图文并茂,细节非常详尽。

  当时去哪儿最重要的两块收入,一是机票,二是酒店,其中机票业务占比最大。酒店业务收入大概相当于机票业务的三分之一。尽管酒店业务对业绩的贡献不如机票,但因其CPC单价的增长潜力,也让去哪儿更加重视酒店业务这块市场。CEO庄辰超也曾明确表示上市之后业务重点之一将是酒店业务,而且最终去哪儿的盈利也将从此产生。

  而美团看重的是在团购和O2O领域中的布局,酒店业务只是其在餐饮、休闲娱乐、电影等领域之外,平行扩充的又一个品类,能够打通一个生态,更有利于其打造在线旅游信息服务商的定位。

  也就是说,两家公司的业务不仅有重叠,而且还互为劲敌。这在之后的较量中也体现的较为明显。

  2016年10月10日,美团和去哪儿又在十一假期的酒店数据上较上了劲。

  10月1日当天,美团公布了其入住间夜量超过了80万。随即,去哪儿网COO张强便在10月9日向公司员工发布的内部信中便表示:“十一单日离店有效间夜量超过100万。美团的80万数字是挺高,可我们比他们还高一点。”不仅指向明显,还着重指出:“去哪儿网大住宿酒店事业部已实现季度盈利,酒店业务已经在中低星达到市场第一。”

  2016年11月22日,携程方面宣布去哪儿度假与携程旅游合并,双方将多方面协同作战。

  携程高级副总裁、携程旅游CEO杨涛22日发布的内部邮件宣布,去哪儿度假将与携程度假BU合并,双方将共同携手开拓在线旅游市场。去哪儿地面也将与携程地面BU合并。“不论是在包价旅游业务上,还是在地面碎片化业务上,我们的实力都将空前强大。”

  单一作战变成了联合作战,美团面临的压力更大了。

  纵观美团这些年的发展,虽然在不断壮大,但战线布局过广,除了去哪儿,一时间树敌太多,反倒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前不久,更是“杠”上了滴滴,开始专注美团打车服务。

去哪儿10多名员工薅美团45万元羊毛

  美团播散的业务又能否遍地开花,去哪儿和其的较量又能否继续,总是让这个市场多了份期待。

查看更多:
'); })();